广告
书库首页->原创书库->《妻不如妾》->下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

第二百二十三章 爱你就折腾你
( 本章字数:8199 更新时间:2008-1-7 6:49:00 )

  在新婚的巨大幸福中骤然听到夭夭自杀的灾难性消息,我心脏不停地紧缩翻腾,两眼一黑,就向一旁昏倒。
  “啊!程东,你怎么了?程东!你……你别吓我呀!”小雨将我扶住,忙不迭地伸手掐我的人中。
  我心神稍定,泪水立刻夺眶而出,我一把搂住小雨的腰,将头埋在她怀里,心里只有深深的悲痛和悔恨。小雨揽着我的头,又惊又怕,不停地问:“怎么啦?程东,到底怎么啦?”
  我抬起头,哭道:“小雨,夭夭,夭夭她……她……”
  “喂!喂!老程,你怎么了?你冷静点儿!夭夭她没死……”

  我一听,和小雨对望了一眼,一把推开她,将电话抓起,小雨心里着急,也跟着贴了过来。我道:“什么?!你说什么?”
  吴铮叹了一口气,道:“夭夭她是割腕了,不过被你妈及时发现了,她没什么事儿,就是手腕破了点儿皮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  “你怎么不早说?!”我听到一愣,立刻骂道:“老吴,你个杂种操的,有你这么说话的嘛!会吓死人的,你知不知道?”
  “我操!吓死你还是轻的!你一去两年多不回头,夭夭那么大点儿一个小姑娘,就为你等着守着,帮你们管公司,侍候你老爹老娘,你们屁也不放一个,就结婚了!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是不是人?”
  我听后一阵汗颜,不自觉地歪头向小雨望了一眼,她冲我咧了一下嘴,我们脸上都觉得有些发烧。我忙回过头道:“老吴,你别骂我了,这里边另有隐情。夭夭在你身边吗,让我先跟她解释一下!”
  “哦,你等着。”

  大约一分钟后,吴铮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她说她不想听!”
  我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你帮我转述一下。”
  “好,你说吧。”
  “你告诉她,她误会了,我们不是真的结婚!”
  “他说你误会了,他们不是真的结婚!”(吴铮的转述)
  “是假的!”
  “是假的!”(吴铮的转述)
  “是形式上的!”
  “是形式上的!”(吴铮的转述)
  “我明天就会回去和她登记结婚的!”
  “他说他明天就回来就和你登记结婚!”(吴铮的转述)
  我想再说点儿什么,忽然听到吴铮道:“老程,她说她不想听了,她还说,她不管结婚是不是真的,如果你敢说婚礼和新娘都是假的,她就原谅你;如果不是,就让你……让你别回来了,回来她也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  我暗叹了一声,道:“这样吧,老吴,我马上就回去,你一定要帮我把她看紧,千万不能让她再干傻事!”
  “你放心吧,她刚刚只是一时没想开,现在你让她自杀她也不会了。你快点儿回来吧,我会帮你看住她的。”

  挂了电话,我擦了擦头上的汗,不禁又叹了一口气。小雨看了看我,满怀歉意地道:“程东,对不起,都怪我不好!”
  我抬头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,道:“算了,也不能怪你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要怪就怪你家太出名了,这么个家庭小婚礼,也能传遍全世界!只是我们也确实太大意了,想得太不周到了!!”
  小雨忽然站起身,对我道:“程东,你先别急,我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。”
  我狐疑地看着她,不知道她什么意思。小雨笑笑出去了。很快,小雨和她爸妈都一起过来了。秦夫人道:“孩子,真是对不起,都怪我们太心急了,出了这么大事儿,你一定要跟那位姑娘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  我站起身道:“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,我会向她解释清楚的,怎么能怪二老呢!”
  秦峰池看了看小雨,对我道:“不,是我们太自私了,太在乎小雨的感受了。不过你不要急,我已经让小风去申请航线了,一会儿,你们就乘我的私人飞机赶回去。”

  两小时后,天色刚刚入黑,在伦敦西郊的一个机场,我和小雨告别了秦氏夫妇和秦风,乘秦峰池的私人小飞机冲上了天空。经过十三个小时的飞行,我们到达了S市的一个民用机场。两年了,整整两年了,我终于又回到了祖国和家乡。
  吴铮亲自到机场接的我们。在车上,我问道:“夭夭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谁看着她呢?”
  “她情绪已经很稳定了,你不用担心,四位老人都在家呢,她不会有事的。”顿了一下,吴铮皱了皱眉,又道:“不是我说你们,结婚是多大事儿,不管真的假的,至少应该先告诉夭夭一声吧,你们这么先斩后奏,换了谁在那种情况下能接受?什么事儿都考虑自己的感受,你们也太自私了!”
  我和小雨对望了一眼,都惭愧地低下了头。
  吴铮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算了,你们也不容易,熬了这么多年,我也不说你们什么了,回去想个什么办法,好好劝劝她吧!”
  到了阔别两年的家里,我一头冲进客厅,四位老人正坐在沙发上抹眼泪,屋内一片悲戚。我忙道:“爸、妈、岳父、岳母,夭夭呢?”
  夭夭爸妈看了我一眼,又低着头开始哭泣。我妈见了我,冲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嘴巴,哭道:“小东,你这个……”忽然我妈看见了跟在我身后进来的小雨,硬生生地把骂我的话憋回去了。这时我爸也走了过来。小雨对我爸妈鞠了一躬,怯怯地叫了一声:“爸,妈。”
  我妈叹了一口气,没说话。我道:“妈,你先告诉我夭夭在哪,回头你怎么处置我都行。”我妈看了我爸一眼,又跑回沙发上哭泣去了。我心里一沉,难道……

  我爸愁容满面,走上前道:“小东,都怪我们几个老的没用,没看住她,夭夭……夭夭她走了。”
  “什么?!走……走了!怎么会这样?她……她上哪去了?”
  “这是她留给你的信。”我爸递给我一张纸。我一把接过,上面只有两行字。
  东:
  吴大哥已经跟我解释清楚了,我也想通了,你真正爱的还是小雨姐姐,我始终是不如她。我走了,你不用为我担心,我不会再做傻事。东,谢谢你,让我精彩,祝福你们。
  夭夭
  我一阵心酸,和小雨对视了一眼,我们都明白了,夭夭肯定是回珀斯了。我问道:“爸,那你们给她打电话了吗?”
  “打了,她没开。”
  我叹了一口气,走上前对四位老人道:“爸、妈、岳父、岳母,你们不用难过,我知道夭夭去哪了,我现在就动身,马上把她找回来。”
  四位老人互相对望了一下,又都低下了头。我对着夭夭父母深深地鞠了一躬,道:“二老,我对不起你们,更对不起夭夭,但请你们相信我,我会用我的后半生好好补偿她的,我会证明给你们看,夭夭没有选错人。”
  二位老人缓缓点了点头,他们仁慈地原谅了我。

  我转身就要走,我妈叫了我一声:“小东!”我回头道:“妈,还有什么事儿?”我妈看了小雨一眼,道:“你们两个跟我来!”小雨看了我一眼,我向她点头表示别担心。
  我们跟着我妈到了院子里。我妈看着小雨,关心地问:“姑娘,病都好了吗?”
  小雨看了我一眼,轻声,道:“谢谢妈关心,都好了。”
  我妈在小雨身上捏了两把,道:“再世为人,真是难为这孩子了!”小雨感激地看了我一眼。转过头,我妈厉声对我道:“小东,你们在外国办婚礼是咋回事儿?为啥不通知家里,你答应过妈什么?你眼里还有妈嘛?你对得起夭夭吗?”
  “妈,我……”
  “妈,这事儿不怪程东,是我不好,我……”我刚说两个字,就被小雨打断了。
  “咋不怪他!他不同意,你一个人能办婚礼吗?”小雨又被我妈打断了。
  “妈,我……”
  “妈,是我太心急了,我对不起夭夭,可是我真离不开程东,妈你就……答应我们两个吧?我们保证把夭夭找回来,您看行吗?”小雨一把将我拉到后面,又抢道。
  我妈叹了一口气,抚着小雨的手臂道:“姑娘,你和小东的事儿,夭夭都跟我说了。你躺了两年,能醒回来,也算你俩有缘,妈也不想棒打有缘人,再说你们婚礼都办完了,那也算是夫妻了,妈还能说什么!可这事儿妈同意不行,还得夭夭同意,夭夭和小东是有正式婚约的,我和小东他爸跟夭夭爸妈都谈妥了,就等小东回来办喜事了!”
  小雨忙不迭地保证,感动得眼圈都红了。我也忙向我妈道谢。
  “先别谢!”我妈又对我道,“小东,你俩的事儿,妈不管,可你已经给妈弄丢了一个媳妇了,夭夭妈喜欢着呢,你记住,不把夭夭给我找回来,你们俩个都别回来了!”
  “妈,你放心,我们……”我妈进屋了。
  小雨看着我,喜中带忧。我暗叹了一声,道:“别想太多了,走吧!”

  吴铮看我们谈完了,走过来道:“什么时候走,我送你们去机场?”我拍了拍吴铮的肩,道:“不用了,让小雨送我吧。老吴,公司的事儿,你就多费点儿心吧!”
  吴铮向小雨看了一眼,在我肩头捏了一把,道:“也好,你放心去吧,把她找回来,夭夭对你感情很深,我相信,她会原谅你。”
  言罢,我开着我久违的雪佛莱,和小雨一起到了机场。我们先查了一下飞往珀斯航班的乘客名单,夭夭果然在列,而且飞机刚刚飞走不到半小时。不过下一班飞机要后天,我想了一下,决定先飞香港。从那里转机,肯定要比后天走要快得多。
  我买了一张飞香港的机票,小雨问道:“程东,你干嘛……只买一张?”
  我抚了抚她的脸,平静地道:“小雨,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铸成了,应该让我来解决!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你先听我说完!”我把小雨拥在怀里,继续道,“小雨,我也舍不得你,但我们真的很对不起夭夭。这次我一个人去,你留下来照顾四位老人。如果夭夭不肯回来,我就一直求下去,直到她接受你、肯回来为止,这样夭夭心里也能平衡点。”
  小雨望着我,坚定地点了点头,道:“好,你去吧,你放心,夭夭能等你,我也能。”

  半小时后,我挥别了小雨,踏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。我要去追寻夭夭,这个挥动翅膀的女孩儿,我知道她已经飞累了,不想飞了,我要带她回来,给她一个温暖的巢穴,用我的一生去梳理她倦怠的翅膀。
  程东走了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通道的尽头,我忽然觉得很累很疲惫,不为自己,是为了这个男人。前前后后四年半,快五年了,他已经三十六岁了。这么久了,他一直在感情的漩涡里浮沉着,折腾着,也追求着。看到他鬓边的几丝白发,我真的好心疼。他承受着内心的痛苦,世俗的骂名,亲人的不理解,但他的双眼仍是那么清澈,那么无悔。
  他有错吗?不,没有。他在为自己的幸福追求着,也在为自己所爱的人追求着。人类代代繁衍和发展所肯定的那种奋勇,一直在他身上可贵的体现着,这是一个可爱的男人,更是一个值得爱的男人。幸福是靠双手争取的,成功是靠努力获得的。那种想靠可怜和同情把幸福套在身边的人,才真正无耻。

  那个杨千慧,霸占了程东一生中最好的日子,却什么都没给他,他没从她身上获得一丝幸福。仅仅是靠着一丝最初的恩惠,她想留就留,想走就走;为人妻,却一连几年不考虑自己丈夫的感受;离婚了,她却恨不得把程东的心揪出来扯碎;临走了,还骗走程东一个孩子。一个女人,真正卑鄙得可以了!
  我自己呢?我也有错。我以为自己会死,太在乎程东了,对他爱得太多了,也太过分了。我允许他有别的女人,甚至帮他安排别的女人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,包括程东。我得到的也够多了,如果说程东最好的时光被杨千慧抢走了,那么这几年的时光,却大部分都给了我。我真是有些自私了,程东说得对,我们欠夭夭太多了!
  夭夭妹妹,姐姐对不起你,姐姐真的是无心的,求求你原谅他,快些回来吧!姐姐跟你一起爱他,姐姐跟他一起向你赎罪,一起把欠你的都还给你!
  胡思乱想中,我全身无力地走到机场大厅门口,一个清丽可爱的女孩儿映入我的眼帘。我定睛一看,喜出望外道:“夭夭妹妹!”
  …………

  飞机就快起飞了,我为什么还不想登机呢!难道我还舍不得那个无情无义的人?我年纪轻轻的,为了他跑到那么远的国家,死心塌地地帮他做生意;他去守着别的女人,我帮她打理公司,照顾父母,两年啊!我容易吗?可他却好,居然背着我跟那个女人结婚了!太可恨了!摆明了就是我没她重要!
  那个该死的小雨,表面上妹妹长妹妹短,可暗地里什么都跟我争!居然在我生日的晚上,隔着一道墙和我的男人发生关系!太无耻了!她怎么会那么不要脸!还有什么假结婚,结婚有假的吗?说得比唱得还好听!根本就是想抢在我前面当新娘!
  可程东那么爱她,还是答应了和我登记结婚,我好象也得到不少了吧?那个小雨是亿万富豪的女儿,又聪明又漂亮,却连个名份都甘愿不要,我是不是……也有点儿自私了!要是让她们就这么断了,好象不太可能,也不太现实。就算是他们嘴里说断了,我也不一定会信?如果不这样,难道要……天哪!这太可怕了!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,这会被人指着脊梁说的!那还……怎么见人哪!
  想到这儿,我觉得自己脸红得发烧,不自觉地用双手抚住了。
  咦!真奇怪!我想这些干嘛?我都决定要离开他了,怎么还会想这些。可……可我真的就这么走吗?我已经把自己给他了,要是这么走了,我以后……可怎么办哪!丢死人啦!
  呀!飞机都飞走半小时了,净顾着胡思乱想了,真是糟透了!
  该死的程东,他为什么没来找我呢?他应该回来了,也应该能想到我会去珀斯的!他是不是盼着我走啊?真气人!他不找我,我偏不让他如意!凭什么我要走啊?我吃了那么多亏,付出了那么多,却要便宜那个可恶的女人,不行!我不能走!我一定要跟他登记,还永远不离婚!哼!然后我再走,让他们一辈子背着奸夫淫妇的恶名!
  站起身后,我又有些犹豫了,如果我见到他,他厚着脸皮请我原谅,我该怎么办呢?我就这样自己回去,那不是太丢人了吗?……对了,我爸妈还在他家呢,我就说是去接我爸妈不就得了,对,就这么办!
  我恍恍惚惚、失魂落魄地走到机场大厅门口,没想到居然见到了那个女人。她怎么会在这儿,程东呢?他们怎么没在一起?我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:“小雨姐姐!”
  …………

  秦雨和王夭两人意外在机场大厅门口见面了,两个女人同时互叫了一声,又都同时愣住。王夭心想,我干嘛要叫她姐姐呢?她抢我的男人,有什么资格做我姐姐?王夭脸一拉,寒着一双眼瞪向秦雨。
  秦雨回过神,跑前两步抓住王夭的手,喜道:“夭夭妹妹,原来你……你没走啊!太好了!我们都要……急死了!”
  “别叫我妹妹!你这个无耻的女人,你没资格叫我妹妹!”王夭一把将手臂扯回,又冷冷道,“不用假惺惺!我死了不正合你们的心意!”
  “夭夭妹妹,姐姐对不起你,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,姐姐现在知错了!”秦雨苦着脸,满怀歉意地道,“为了程东,请你原谅他,也……原谅姐姐吧?”
  “我可以把他给你!但要我原谅你,一辈子都休想!”言罢王夭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  “夭夭妹妹!”秦雨一把抓住王夭的手,扑通就跪到了地上。
  王夭大惊,要知道这是机场大厅门口,周围人来人往的,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身家亿万的高贵女人会在这里给自己下跪!她不自觉地往左右看了看,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干嘛?你快起来,我……我不会再上你的当!”
  “不!我不起来,你要是不答应我,我就在这里跪一辈子!”秦雨倾刻间泪流满面,但说话的语气却异常坚定。
  “你……你想耍无赖!”王夭手足无措了。
  秦雨哭道:“夭夭妹妹,我知道你爱程东,可……可姐姐也爱他,姐姐和你一样不能没有他!程东爱我,也爱你,他一样不能没有你,他现在已经到珀斯去找你了,如果你不原谅我们,我们三个人这辈子都没法幸福了!求求你原谅我们吧,我们三个人一起组成一个家庭,你是一家之主,我们……我们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?”

  听到三人家庭这种话在秦雨嘴里公然地说出口,王夭又羞又窘又难受。看到秦雨跪在地上泪流成河,又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,她心软了,不忍了,眼圈也开始发红了,但出身和保守的道德理念还是让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家庭。
  王夭拢了一下头发,道:“三个人一个家庭,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?对不起,你可以,我不行,就算是爱他……也不行!”言罢王夭想要抽手离开。
  “夭夭妹妹!你听我说!”秦雨跪在地上,向前挪了两步,又道,“三个人一个家庭,是很荒谬,可谁让我们命苦,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呢!这也是他太爱我们,没有办法了,才想出这个这个主意的。你想想,我们三个人已经折腾了快五年了,或许你还年轻,可他呢?他已经三十六岁了,头发都白了,他折腾不起了!还有他爸妈,盼孙子盼得眼都望穿了。为了我们共同的男人,哪怕是为了两位老人,你就可怜可怜他,留下来吧?”
  王夭闭着眼,泪水横流,一言不发。秦雨这番话,真的说到她心坎里去了。想想那个大她十一岁的男人,是那么的宠她爱她理解她包容她,还为自己离了婚。现在他三十六岁了,她居然还没意识到!这个善良倔强的小女人,她真的心疼了!
  秦雨见状,心中一喜,知道王夭心里已经彻底动摇了。她趁热打铁,又道:“夭夭妹妹,求求你,就答应了我们吧,我给你……磕头了!”说完一头向地上捣去。
  王夭大惊,忙把秦雨扶住,哭道:“小雨姐姐,我……我答应你,答应你还不行吗?”
  “夭夭妹妹!”秦雨欣喜交加,脸上的泪水流得更甚。
  “小雨姐姐!”王夭一头扎在秦雨怀里,哭成泪人。

  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门口,人们惊奇地发现,有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,跪在地上抱头痛哭,令人不解的是,她们眼睛流着泪,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……
  王夭和秦雨两个人没有回别墅向老人们报道,而是到了王夭的房子,就是谢竹缨帮忙购置的那一所。两个人躺在床上,吃着零食,说了很多心里话,包括床上的话题。女人就是这样,一旦雨过天晴,就什么秘密都没有了,尤其双方又有共同的男人。
  或许我们亲爱的读者会想,现在三个人都已经是一家人了,等我们的男主角回来,他们会不会为我们上演一出一龙两凤,大被同眠的故事呢?我们都不知道,但我们毕竟有了希望,我们可以期待。

 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,王夭道:“小雨姐姐,他现在应该到了吧?”
  “差不多吧!怎么啦?想他了?”
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打个电话呀?”
  “那就打吧,你打。”
  王夭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地道:“还是……你打吧?”
  秦雨嘻嘻一笑,道:“怕什么,你是一家之主,他敢不听话,我帮你!”
  “哦,那我打了!”说着话,王夭掏出了手机开机。
  “等一下,先别打!”
  “怎么啦?”王夭奇道。
  秦雨掏出手机,凑到王夭耳边道:“夭夭,你知道吗,程东以前跟我说过这样的话,他说他三十多年,都跟死水似的走了过来,遇到了我们两个后,就受折腾了!”
  “那又怎么了?”王夭还是没明白。
  “他也不想想,他一个结过婚的老男人,一下子得到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,我们把身子都给他了,他臭美还来不及呢!还说三道四的,凭什么呀!”秦雨忿忿不平,又面带狡黠地道,“夭夭妹妹,不如我们真的折腾他一下吧?”
  “什么?!还折腾呀!你刚刚还说不折腾他了,怎么现在……”
  “哎呀,不是真的折腾,就是跟他开个玩笑,气气她!”
  “就气气他呀!那好,你说,怎么气他?”童心未泯的王夭答应了。
  “我们……如此这般!你说好不好?”
  “嘻嘻,好,就这么办!你先还是我先?”王夭很兴奋。
  “还是你先吧!你是一家之主。”
  “不了,你先吧!我都出走了,你先更合理。”
  “也对,那好,就我先!”秦雨没再客气。
  在秦雨的提议下,两个女人达成了对自己男人施展阴谋的共识。计划由一向好玩小阴谋的秦雨小姐亲手制定。这一次的阴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我们将拭目以待。
  ……

╔╗╔╗╔╗╔╗╔╗
║新║书║库║网║站
╚╝╚╝╚╝╚╝╚╝
http://www. xinshuku. com


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       返回书目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广告
小说家首页 | 更新列表 | 短篇更新 | 作品排行 | 退出登录
Copyright©2004-2020『小说家』All Rights Reserved
如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
本站抵制黄色小说、情色小说、艳情小说、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、黄色、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
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,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赣ICP备050014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