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书库首页->原创书库->《妻不如妾》->下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

第二百零四章 竹缨的心事
( 本章字数:4451 更新时间:2008-1-7 6:49:00 )

  通往S市的高速公路上,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以令人目力所不及的速度飞驰着,敢在雪后的路面上把车子开得如此疯狂的人,当然就是美女记者谢竹缨。
  昨日谢竹缨到邻市采访,早上刚打开手机,就收到了秦雨发来的一条短信,上面只有一句话:竹缨,我走了,以后程东就交给你了。
  秦雨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开了,但“以后”两个字,证实了谢竹缨长久以来的猜测,她这才发疯般地往回赶。谢竹缨清楚程东对秦雨的感情,现在的程东,一定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挣扎着。她要回去陪着他,安慰他。
  谢竹缨心急如焚,边开车边不停地咒骂着:“这个臭小雨,死小雨,早知如此干嘛还去招惹别人!还他妈说什么不结婚,现在他肯定痛苦死了!她自己倒好,一走了之,把这个烂摊子丢给我!”
  谢竹缨忘了,如果臭小雨死小雨不去招惹程东,她不仅不会爱上程东,更不可能获得同程东有限制同居的机会,甚至连认识都不可能。
  “对了,还有那个杨千慧,最恶毒的就是这个女人,装得一派正经,却残忍地杀死了程东的孩子,现在又不要脸地贴了回来!一个女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呢!”谢竹缨骂完了秦雨又开始骂杨千慧。

  谢竹缨和杨千慧间的故事,是谢竹缨一个解不开的心事。不知不觉,她的心思又回到了去年四月末的一个下午。
 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谢竹缨走进了正大集团的办公大厦。她轻车熟路,直奔四楼所在的财务部。谢竹缨心里有点纳闷,不停地犯着嘀咕。不就是被看到和程东抱了一下而已吗!本来就是清白的,他们又快离婚了,我犯得上跟她解释吗!
  尽管如此,谢竹缨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杨千慧的办公室门外。
  “谢记者,你找杨总监吗?她正在开会。”谢竹缨在杨千慧办公室门外转悠了半天,一个女秘书模样的人出来询问了。
  “哦,这样,那好吧,我等她一会儿。”既来之,则安之,谢竹缨被迫直接推门进去了。
  女秘书不敢阻拦,只好给她沏了一杯茶,又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  谢竹缨一屁股坐到了杨千慧的正位上,边吹着茶叶,边四处扫视着。十几分钟后,好动的谢竹缨有点耐不住寂寞了,她开始东一下西一下地在桌上乱翻。不经意间,她顺手拉开了右手边的一个抽屉,但又马上推了回去。她知道主人不在,随便乱看人抽屉是不礼貌的。
  “咦!刚刚怎么好象看到了一本病志?”谢竹缨寻思着,“难道说姓杨的有什么病?要不要看看呢?不好吧!……就看一下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吧!还是看一下吧,就一下!”女人是好奇心很强的动物,稍做斗争,谢竹缨便重新拉开了抽屉。
  打开了病志本的第一页,谢竹缨的嘴巴就合不上了,上面只有一行字:妊娠反应两周。
  谢竹缨心想:“不会吧!怎么会这样!程东怎么不知道她怀孕!……肯定是这个女人不想同程东离婚,自己偷偷地怀了孕,太恶毒了!居然用这种无耻的方式!”出于对铁哥们程东的偏心和潜意识里的爱意,她第一时间就占到了程东的立场上。但她并没有猜错。

  谢竹缨还在目瞪口呆,杨千慧回来了,她刚一开门,就看到了眼前的情景。杨千慧冲上前一把将病志本抢到手中,厉声道:“谢记者,你太失礼了!怎么可以随便乱翻别人的东西!”
  “大嫂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谢竹缨红了一下脸,站起身让到一旁,象个犯了错的小学生。杨千慧皱了下眉,轻推了一下谢竹缨坐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  “大嫂,这个……这个是怎么回事啊?”谢竹缨指着病志本问了一句。她犹豫了一下,到底还是没忍住。杨千慧很有些愠怒,按捺了一下,淡淡道:“对不起,这是我们两夫妻之间的事情,我好象没有必要告诉你。”
  “可是、可是我怎么没听程东说过呢?”

  谢竹缨不提程东倒好,她这一说,杨千慧不仅愠怒,甚至有些厌恶或者鄙视了。谢竹缨和程东之间的事儿,真假不论,一度在S市闹得沸沸扬扬。杨千慧的分居,变相证实了流言的真实性。现在整个正大集团上下,都一致认定杨千慧是被谢竹缨抢走了老公,尽管这并不是真的,但杨千慧每天面对这样的现实,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  杨千慧转过身体,冷冷地看着谢竹缨,平静地道:“谢记者,我知道你是全市最有名的大记者,可也不至于这种事儿你也要采访吧!我奉劝你一句,做人不能太过分了!”言罢杨千慧看也不看谢竹缨,又转回了身体。
  “你……你卑鄙!你明知道程东想离婚,还偷偷地怀孕,你分明就是不想让他往好了过,你自私!”谢竹缨先入为主,本来就一肚子气,杨千慧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又让她十分地不爽,感觉自己明显没被放在眼里,所以她暴发了。
  “你……谢记者,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语言和态度!”杨千慧不想跟她再谈下去了,冷冷道:“我很忙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请你出去!”
  “怎么!不敢面对现实了!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否则这个事儿程东怎么会不知道?亏得我心里一直那么尊敬你,想不到你是个这么阴险无耻的女人!”谢竹缨本来就心直口快,现在怒意正盛,口不择言了。
  “你……”杨千慧说不出话,别过脸轻轻地哭泣了起来。深爱的丈夫变心离开了自己,又要离婚,杨千慧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委屈,现在众所周知的情人谢竹缨又跑上门来污辱自己,饶是杨千慧涵养再好,也禁受不住了。

  杨千慧一哭,谢竹缨反倒手足无措了,她虽然性格偏激,但终是个善良热心的人。她走上前轻推了杨千慧一下,讷讷道:“大……大嫂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说你的,你别往心里去!”
  杨千慧不说话,只是低头抹着眼泪。
  谢竹缨忍不住又道:“大嫂,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应该让她幸福才对,现在程东每天都痛苦死啦!你要是真喜欢他,就应该为她着想!”
  杨千慧擦干眼泪,笑了一下道:“你说得对。其实……这个孩子是不小心怀上的,我正想……处理呢,你放心吧!”
  “哦。”一听杨千慧要打掉孩子,谢竹缨隐隐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妥,但又不知说什么好。
  “谢记者,谢谢你提醒我。”杨千慧站起身,走到谢竹缨面前道,“如果可以的话,能否帮我保守这个秘密,别让程东知道?”
  “这个……”要谢竹缨的嘴巴保守秘密,还是对程东,这太难为她了。
  “你刚刚不是还说喜欢一个人应该让他幸福吗?如果程东知道这个事,他不会快乐的。”杨千慧盯着谢竹缨。
  “那好吧……啊!不是的!大……大嫂,你误会了,那天你看到的不是真的,我和程东……”谢竹缨脸一红,心虚地退了一步,她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  “呵呵,别紧张,我相信你。”杨千慧走前一步又道,“这么说你答应了?”

  谢竹缨虽然为难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杨千慧盯着谢竹缨的眼睛,又道:“那你发誓,如果你说了,就一辈子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。”
  “啊——还发誓呀!”谢竹缨无奈已极。
  一般来说,男人比较喜欢发誓,对某些男人来说,发誓和说瞎话没什么区别;女人不同,女人一般不发誓,可一旦用非常关心的事物发了誓,女人往往会很在意。杨千慧这一招,可算击中谢竹缨的要害了。
  “怎么,你不敢发誓?”杨千慧步步紧迫。
  “我……我有什么不敢的,发就发!”尽管明知道这是杨千慧的激将法,谢竹缨还是跳了进去。
  这个誓言可把谢竹缨折磨坏了,此后,她忍不住对程东旁敲侧击了几次,却被程东怀疑,还追问不休。杨千慧也有了倚仗,上次检查身体,还把她派去监视程东和秦雨二人,她差点没憋死。

  谢竹缨不知道,她发个誓不要紧,但却害苦了杨千慧。杨千慧私下怀孕,本是为了留住程东,但在谢竹缨的一番“教训”之下,她真的惭愧了,不忍了,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她去留的最大负担。如果说程杨的悲剧是从杨千慧怀孕开始的,那么在某种意义上,却是谢竹纲拉开了这场悲剧的序幕。
  程东从法国回来后,从他嘴里,谢竹缨知道两个人见面了,因此她推断杨千慧遵守了诺言,把孩子“处理”掉了。为此,她觉得很不安,仿佛自己也是一个罪人。但在得知杨千慧又贴回来后,她真的气坏了,她认为自己被欺骗了,尤其是她现在已经明确爱上了程东。
  痛骂了臭小雨和杨千慧,谢竹缨感觉舒服了不少。她收回心神,恨恨地拍了一下方向盘,又拿出了手机。刚刚给程东打了几个电话,都占线,她差点没急死。

  这次终于通了。正在谢竹缨窃喜之际,耳边忽然传来“嘟嘟”两声。
  “靠!怎么会这个时候没电了!”谢竹缨恨恨扔掉手机,继续加快车速。
  我呆望着手里的电话,再度忍不住泪水涔涔。千慧这么干脆地同意了离婚,让我多少有点意外,但也宣布了我们六年的感情正式结束。我知道仅仅有签字是不够的,时隔已久,周律师还必须再次了解千慧的态度,才能确认协议书的有效性。
  小雨走了,我离婚了,这一刻,我感觉全世界都离我远去了。我躺在地板上,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,万念俱灰。我有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,所有的一切都荒谬,开始荒谬,结局荒谬。人生是一个又一个的玩笑,但这个玩笑,却是我用生命也承受不起的。
  我不知自己在地板上躺了多久,力量从我体内一分一分地消失,直到头晕脑胀,全身发烫。我知道,我他妈的发烧了。我不想动,也不想吃药,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,与人无尤。

  门口又传来了开门声,我翻身而起,大叫了一声:“小雨!”
  “程东!”是谢竹缨。我“扑通”一声又倒回地板上。
  “程东,你……你怎么躺在地上啊,快起来!”谢竹缨鞋也没脱,跑过来抱着我的手臂,就想把我从地上拽起。
  “竹缨,小雨……走了!”我悲伤不已地将手里那张纸递给她,泪流不止。
  谢竹册接过看了一下,道:“你别难过了,先起来再说!”说完她又来拉我。
  “你别管我,让我在这躺着吧!”我一把甩开她的手臂,道,“这样我还能舒服点儿!”
  谢竹缨“哇”地一声,抱住我大哭道:“程东,你不要这个样子!人家心里都难受死了!”
  谢竹缨的哭声让我清醒了不少,小雨走了,我自己难过可以,有什么理由让竹缨陪着我呢!我抽了一把泪,抬起头,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,道:“对不起,竹缨,是我不好。你别哭了,我起来就是。”
  谢竹缨见我精神略有起色,抹了一把泪,道:“程东,秦雨走了,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,可你不应该自暴自弃,你应该振作起来,管好你们的公司,再……等她回来!”
  我摇了摇头,苦道:“她不会回来了,不会了,我已经失去她了,永远失去她了……”
  “不会的,你看!”谢竹缨拿起那张纸,安慰我道,“她不是写得好好的,让你……等她三年吗!”
  “这能算什么!我不是白痴,这他妈和小龙女骗杨过有什么区别!你不用安慰我了,她一定不会回来了!”说着话,我又一次泪水淋漓。
  谢竹缨一把抓住我的手,睁大眼睛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十六年后,她们不是相见了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       返回书目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广告
小说家首页 | 更新列表 | 短篇更新 | 作品排行 | 退出登录
Copyright©2004-2020『小说家』All Rights Reserved
如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
本站抵制黄色小说、情色小说、艳情小说、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、黄色、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
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,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赣ICP备050014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