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书库首页->原创书库->《妻不如妾》->下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

第一百七十二章 对你的感觉
( 本章字数:6095 更新时间:2008-1-7 6:48:00 )

    经过一连串的短信沟通,我和谢竹缨完成了一场充满情调的小阴谋,最终从奠基仪式现场逃也似的溜出。我们的心情欢快而兴奋,还有点刺激,就象是逃课早恋,跑出去偷食禁果的一对中学生。
    我们走在田间的小路上,路两侧稻香阵阵,远处是大面积的水田和隐隐升起的炊烟。小路蜿蜒而崎岖,谢竹缨仍牵着我的手,我们的肩头常常会不经意地相撞,这样的时候,我会看到她传来的款款眼波,我的心有点不安,但不可否认,一切都在不可解释地完美着。
    我几度想松开相连彼此的手,都被她死死的攥住,我们的手心很热,已经渗出了汗。

    穿过小路,我们再度走到小河边,沿河而行。阳光在我们肩头普照,河水在我们身侧流淌,我们满耳都是哗哗的流水声。
    “这条河叫什么名字?”她问。
    “小西河。”我答。
    “那座山呢?”
    “小西山。”
    谢竹缨侧过头,很奇怪地望向我。我看了她一眼,笑笑道:“你不用奇怪,因为它们都在村西,所以会叫这个名字。你可能觉得很简单,很缺乏创意,但这里却包含了村民们世世代代最朴素的感情,我们每次叫它的名字,都会觉得很亲切。无论什么东西,自然才会美嘛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解释,谢竹缨低头不语。忽然,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脸上迅速抹过一朵红霞,又低下头,欲语还羞地道:“程东,你说……你说……我们一男一女,现在却做兄弟,算不算是……很自然?”
    我看了看她,愣了一下,随即低头苦笑了一下。不知是从谁开始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谢竹缨已经把原来的“哥们”这个词,换成了“兄弟”,这两个词到底有什么差异,我一直搞不太懂。
    想了想,我抬头道:“我认为很自然。兄弟这个词,原本代表一种亲缘关系,在我们之间,是意味着兄弟一样深挚的感情,与性别倒没什么关系吧。”
    “你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兄弟一样的感情?”谢竹缨歪头斜看着我。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难道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我硬着头皮,尴尬地问。
    谢竹缨皱着眉,咬了咬牙道:“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复杂,肯定不是兄弟两个字就能概括的,你没觉得吗?”

    我暗叹了一声,道:“竹缨,人的感情当然很复杂,没那么容易搞得清楚的,只要我们能保持这份自然就可以了呗。”我围着她的话,绕了一个圈。
    谢竹缨白了我一眼,悻悻然道:“顾左右而言他,我问的你话你怎么不回答我?”说着话,谢竹缨终于松开了我的手,加快两步,低着头走到了前面。我知道她有点赌气了。
    我暗自叹息了一声,想了想,觉得有些话还是跟她说得稍微明白点的好,至少等她真的离了婚时候,能有利于她放开身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。于是我紧赶两步,追上前道:“怎么了?这就生气了?”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谢竹缨白了我一下,貌似漫不经心地道。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竹缨,其实我不是不回答你,而是我也说不太清楚。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,我可以跟你说说我对你的感觉,你看怎么样?”
    谢竹缨双眸一亮,转头看着我道: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着远处蓝蓝的天空,缓缓道:“竹缨,我记得你以前骂我的时候,曾经说过,说我只是有事的时候才能想起你,现在我告诉,其实你这句话说得很对,我真是一有事的时候就会想起你。”说到这我停住,转头看着她。
    谢竹缨听了略有些失望,有些不自然,她看了我一眼,把脸扭向一旁。
    我暗叹了一声,转过头继续道:“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对于世俗的人情关系,我不敢说是已经看得透了,但至少是看得比较清楚了。现在朋友这两个字,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,同世上大多数东西一样,朋友也成了一种资源,而且是有限资源,求朋友帮忙也往往是求一次少一次。但对你不同,竹缨,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过半年,但我觉得你和我其他的朋友不一样,我甚至从没想过你这个朋友是属于有限资源还是无限资源,只要我遇到什么难处,第一个想起来的人肯定就是你。至于感情,不管你说是哥们也好,兄弟也好,我只能说,在我心里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?”说完我又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谢竹缨笑了一下,有些欣慰,有些凄凉,还有点儿无奈。她拢了一下头发,转头看着我的眼睛,有些不甘心地道:“那你没问过自己为什么吗?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!什么为什么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    “为什么一有事你就会想起我?为什么你会以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?为什么你对我从来不见外?这些为什么,你都问过自己吗?”谢竹缨一连串说了N个为什么,一双眼光象要看到我心底最深处。
    谢竹缨的为什么问得我心里空荡荡的。到底是为什么呢?这么久了,我如此地热衷于劝谢竹缨离婚,难道不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,想让她过得更好?难道不是出于一个男人承诺,对吴铮的承诺?好象都是,但好象又不完全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一时无语。
    好在谢竹缨并没有期待我能够回答她,她目视前方,平静地道:“你刚刚说了你的感觉,你想听听我的感觉吗?”言罢她转头望着我。
    “哦,好,你说。”我木木地答了一句。
    谢竹缨温柔一笑,道:“先上山吧,上山我再告诉你。”说着话,她向我伸出了手。
    我听后一怔,这才意识到,我们已经到了山脚下。我看了看她伸过来的手,微笑着抓住。我们一起向山顶迈进。
    小西山是一座很矮的孤山,最高处不过十几二十米;小西山也不大,水平面积撑死也就两亩半地大。不过由于小西河环山而过,小西山及附近的土地却异常肥沃,整座山上,植物生长得很是茂盛。

    我和谢竹缨并肩站在山顶,风吹得我们豪情满怀。极目而视,到处是参差错落的松柏和枫树,一簇簇的红绿相间,火红火红的枫叶象是在燃烧一般。树脚下,一团团金色的傲霜秋菊开得正艳。
    望着眼前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,我们尽情地呼吸着大自然传来的美妙气息。谢竹缨站在我身侧,长发飘飘,脸上是清新无比的颜色,似已同周围的田野山光融为一体。
    “这里真美呀!程东,想不到你的家乡还会有这样好的地方。”谢竹缨微笑看着我,眼中的光芒,明亮而清澈。
    “呵呵,我家乡穷吗。现在太多的山村发展成城镇甚至都市,但我的家乡还不够格,但也因此保留了一点大自然的本真。现代人类文明的进步,使我们一步步地远离了大自然,只有在我家这样偏远的地区,我们才能体会到大自然的气量,这不能不说是对人类文明的一个讽刺啊!”我看着眼前的景致,不无感慨、又很骄傲地道。
    谢竹缨笑笑道:“不只你的家乡,我家也是一样,但我家附近没有山,只有一条河。不过你要是能去看看,我想你也会喜欢那里的。”
    “呵呵,好啊,什么时候你带我去看看吧。”我随便回了一句,又道,“走,我领你到那边看看。”这一次,我不自觉地向她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谢竹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一朵红云悄悄飞上她的脸颊。她脉脉点头,抓住了我的手。
    “程东,想不到这山上会长这么多枫树,真是奇怪啊!”看着遍山火红的枫树,谢竹缨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依恋和痴迷。
    “呵呵,你奇怪是正常的,原来山上只有松树,后来一家公司买了这山,想开发成一座陵园,山上的枫树和柏树都是那家公司派人种的,不过时间不大,那家公司不知什么原因又倒闭了,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谢竹缨停住脚步,转过身望着我,轻声道,“程东,你知道吗,虽然我很喜欢雪,但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秋天。”
    “是嘛!”
    “嗯。因为我喜欢秋天的枫叶,喜欢它红得坦白、炽烈,其实……我一直很向往那样的生活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谢竹缨盯着我的眼睛,意味深长。
    我看着她的眼神,内心深处忽然有一种很刺痛的感觉。我很明白她想过什么样的生活。这个经历悲惨的女孩儿,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控诉着以往不幸的遭遇,同时也在自暴自弃着。她外表风风火火的生活,虽然更多的是一种假象,但同时也是她性格的反应,更是她内心深处对纯洁火热的生活一种向往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,转过头淡淡答道:“你喜欢雪,因为你希望纯洁;你喜欢枫叶,因为你向往一种火热的生活,我说得对吗?”说完我又转回头望着她。
    “嗯。”谢竹缨点了点头,忽然转身凑到我面前,笑笑道,“现在你想听我对你的感觉吗?”
    “好,你说吧。”我下意识地退了一小步。
    “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有趣,很有意思,很开心。”谢竹缨眼睛睁得老大。
    “就这些,没了?”我等了一下,见她没往下说,于是问道。
    “嗯。”谢竹缨很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我一时无语,不知再什么好。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这种感觉?”谢竹缨看着我,眼光很热切。
    “有吧。”
    “说得不肯定,到底是有还是没有?”谢竹缨又凑前一步。
    “有。”我如实回答。
    谢竹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脸上漾起了满足的笑容,她看了看我,又脉脉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,咳了一声,想起刚才的话题,问道:“竹缨,你别嫌我唠叨,我还是要跟你说,你既然喜欢火热的生活,那你干嘛……干嘛老是不肯离婚呢?”
    谢竹缨脸色一变,白了我一眼,道: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有别的问题没想好,所以决定先不离婚。”说完她转身向前面的下山坡走去。
    “你不可以先离婚再想吗?”我紧趋了几步,追上前道。
    谢竹缨一听,忽然转过身,又凑到我面前,答非所问地道:“对了,程东,你老婆走了那么久了,你还没告诉我,她到底同意和你离婚了吗?”
    见她突然转身,我忙刹住身形,又退了一步,否则我们身体就要撞到一起了。
    我暗叹了一声,道:“算是同意了吧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叫算是同意了?”
    “这个,你就先别管了,反正……是早晚的事。”有关A、B计划的事,我没有告诉任何人,谢竹缨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我又想起了那个让我疑惑的问题,于是没等她说话,我又反问道:“竹缨,你和千慧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瞒了我这么久,我心里直堵得慌,你告诉我吧,好吗?”
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……又问这个,你一个大男人,整天婆婆妈妈的……烦不烦?”谢竹缨见我一问,神色立刻慌乱,转身就走。
    “你先别跑!”
    我见她又想逃,立刻打定主意,这次再不能放过她了,无论如何要问个清楚。我冲上前去,一把抓住她的手,大力把她往回一拽。谢竹缨猝不及防之下,一下子被我拽了回来,而我的身形正往前冲,我们两个不可避免地撞了个满怀。
    我一阵尴尬,正想把她推开,不想谢竹缨却借一撞之力,突然把我抱住了。

╔╗╔╗╔╗╔╗╔╗
║新║书║库║网║站
╚╝╚╝╚╝╚╝╚╝
http://www. xinshuku. com


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       返回书目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广告
小说家首页 | 更新列表 | 短篇更新 | 作品排行 | 退出登录
Copyright©2004-2020『小说家』All Rights Reserved
如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
本站抵制黄色小说、情色小说、艳情小说、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、黄色、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
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,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赣ICP备050014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