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书库首页->原创书库->《妻不如妾》->下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们溜吧
( 本章字数:6596 更新时间:2008-1-7 6:48:00 )

    暂别了爸妈,我带着谢竹缨穿过后院,绕行去村小学。我不想谢竹缨这个大美女、名主持在村里造成太大的公众效应。
    我们走在小河边,谢竹缨走在我身旁,河水潺潺流动,远处的田野传来阵阵芳香,只有小鸟儿在天空歌唱。谢竹缨似喜还羞,低着头不言不语,红扑扑的脸蛋上始终挂着美滋滋的笑意。她在幸福着,我甚至能感觉得到她的小心脏在激烈地跳荡,她完全沉浸在自己幻化中的小花园里了,她的心情,比天上的小鸟儿更欢畅。
    我们无言地并行着,我很想说点什么,却不忍打断她沉浸的幸福。其实这样走着也不错,至少,我能时而看到她幸福的样子。我忽然很想知道,到最后,我是说最后的最后,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男人,能陪这个女孩儿走到底。
    我不知道谁会获得这个殊荣,但我知道,这个男人,会是个幸运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我们都放慢了脚步,仿佛我们都不想这条路太快的结束。但很遗憾,道路无论怎么曲折和漫长,总有结束的一刻。当远远地看到林伯在村小学大门口向我们挥着手时,我的心里隐隐觉到了一点点的失落。
    林伯虽已年过六旬,但腿脚还尚算灵活,他一溜小跑,到我们身前,擦了一把汗,道:“小东,你们怎么过才来?县局的领导都已经到了,就等你们了!”
    我回道:“林伯,不好意思,我们离得远吗!”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林伯回了一句,随即把目光投向谢竹缨,有些局促道,“这个……就是市里的谢大记者吧,县局的马主任说你今天也来。”
    谢竹缨看了我一眼,笑笑道:“林伯你好!”说着话,还向林伯伸出了右手。
    林伯受宠若惊,忙不迭地在他老旧的中山装上蹭了蹭手,握住道:“谢记者你好,我是小东的亲戚,也是他的长辈,我代表XX村小学全体老师学生对你表示热烈欢迎!”

    寒喧过后,三人一起向校门走去。途中除非我问话,林伯基本都是在向谢竹缨介绍着学校的现状和难处,谢竹缨这位市里来的大记者俨然成了市里的大领导。
    走近校门,我远远地观察了一下,这么多年过去了,村小学几乎还是老样子,所谓的变化就是比之我念书的时候更加不如。曾经很坚固的砖混土坯校舍已经残败不堪,房顶上油毡纸、稻草、塑料布左一层右一层,窗子没有一扇是完整的。我一阵心酸,国家教育改革搞了这么多年,力度不可谓不大,偏是贫困落后地区总是难见成效。
    刚进校门,我便听见了一阵稀里哗啦的掌声,二百余小学生高高矮矮地站成两个方队,在操场的一侧拼命地鼓着小手掌。操场的另一侧,停着两台闪亮的小汽车,一旁是摇摇欲坠的单双杠,那曾经是我当年的最爱。

    远远地,我看到一位高大的老人向我走来,他目光炯炯,稀疏的白发在风中飘散。他就是我当年的老师,我家的恩人,村小学校长刘洪生。
    我忙甩开林谢二人,迎了上去,高叫了一声“刘老师!”
    刘校长紧趋几步,近前一把抓住我的双臂,打量了我一番,笑道:“程东啊,自从参加你的婚礼到现在,已经差不多三年没见面了。嗯,小伙子干得不错,象个成功人士!
    我忙道:“刘老师取笑了。倒是您,这么多年过去了,身子骨还是一年比一年硬朗啊!”
    刘校长爽朗地道:“不行啦,已经老了,不中用了,要不是舍不得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,我早就退休了。”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位在贫困基层干了几十年的老教育工作者,我心里充满了由衷的敬佩,我动容地道:“刘老师,恕我直言,您已经为咱们村一代代的孩子奉献了一辈子了,是应该好好安享晚年了!”

    刘校长刚要说什么,林伯和谢竹缨已经到了近前。刘校长先和谢竹缨打了个招呼,又转头对林伯道:“老林啊,你先到主席台陪陪局领导,我和程东说两句话,马上过去。”
    “好咧。”林伯应了一声,对我们点了一下头,颠颠跑去了。
    刘校长见林伯去了,转头深深地看着我,道:“程东啊,这次真是麻烦你了。不瞒你说,我年底就要退休了。我想在退休前,再为孩子们做一件大事,可没想到……唉,不管怎么说,你总算了了我的心愿,我没有看错人,你的确是我的好学生。除了谢谢你,我只能希望这次的事儿,不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。”说着话,刘校长在我的肩头意味深长地捏了一把。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刘老师,您说哪的话,跟您比起来,我做的这点儿又算得了什么。再说我心里有数,该麻烦的,我也不怕;不该麻烦的,怎么来我让他怎么回去不就得了。您就不用为我担心了,准备好好安享晚年吧。”
    “呵呵,说得痛快。那我就借你吉言,回家抱孙子去了。”刘校长笑了笑,又道,“好了,那咱们也赶快过去吧,别让县里的要人们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相视而笑,三人一起上了主席台。
    县教育局来了六个人,领头的是一个副局长、一个副书记,还有那个所谓的马主任。见我和谢竹缨到来,又是好一阵寒喧,当然,主角还是谢竹缨,我倒象个跟班的。寒喧已毕,众人坐定。副局长和副书记稳坐正中,左右是刘校长和林伯,再左右是我和谢竹缨。
    我借此机会打量了一下奠基仪式现场,根据观察,新校舍应该是在旧校舍对面的空地新起一趟平房,现在那里用白灰划了一个长方形,中间并排放着十几把系着红布条的铁锹。想来仪式应该就是重要人物们到那里挖几锹土吧。

    仪式在林伯的主持中开始了,他先是热情而隆重地介绍了到场的要人,介绍到我的时候,还没忘了说我是他的晚辈亲戚。随后,是我的发言,我对此类场合一向没什么好感,所以也没什么情绪,象背小学生守则似的说了一番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助人为乐,好人有好报之类的话,全过程不过两分钟,就坐下了。或许是觉得我没有发挥出榜样应有的作用,刘校长看了我一眼,似乎对我的讲话有点不太满意。
    进行大会第二项,是县局副局长沉闷而冗长的讲话,什么落实政策啦,领导关心啦,县里十年来教育投资多少啦,什么卓有成效啦等等,说了四十多分钟,才说完第一大点,整个会场里就听他恶心的声音:“第二大点:市县两级党委的英明领导,局党委的高度重视。这里,我讲三点意见,小一:立足基层,把牢本色,开拓进取。本届班子成立以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郁闷地听着,百无聊赖,坐立不安,都要闹心死了,身旁的刘校长时不时地就捅我两下,提醒我别乱动,注意点形象。
    闲极无聊,我转过头,伸长脖子去看谢竹缨,她也苦着一张脸,显得很无奈。见我看她,谢竹缨立刻兴奋了起来。我见她眼珠一转,隔着中间的四人个要人开始向我打着眼色,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,一脸茫然。她急的挤眉弄眼,我却毫无头绪。
    谢竹缨瞪了我一眼,叹了一口气,忽然低下头不知干什么了。
    很快,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我悄悄拿出一看,原来她在发短信了。
    “我都烦死了。”她发。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她,她正望着我,我笑了笑,也开始编辑短信。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我回。
    谢竹缨低下头,又发来一条。
    “还要多久啊?”
    我对她摇了摇头,继续回。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    谢竹缨再发。
    “真想把那个猪头副局长XX一顿。”
    我看了差点没笑出声来,又回。
    “那猪头会求之不得。”
    谢竹缨见了,远远地瞪了我一眼,恶狠狠地发来两个字。
    “色狼!”
    我远远地对她笑了一下,接着回。
    “女色狼!”
    谢竹缨两眼象喷出火一样射向我。
    她又发……
    我再回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猪头副局长在哼哈呓呀讲话,我们在下面无声地发短信。我觉得这事忒有意思,忒有情趣,不知不觉有点得意忘形了,身旁的刘校长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。他皱眉看了看我,小声道:“程东,你干嘛呢?”
    我忙把手机藏到身后,尴尬地道:“没事,没事,您听您的,别管我。”
    谢竹缨见了,远远地掩嘴对我笑了一下。我看了她一眼,刘校长立刻顺着我的眼光别过头去。他看了看谢竹缨,又回头看了看我,无奈笑了笑,仿佛似有所悟,不再理我了。
    这时,猪头讲完了,我收起手机,随同大家一起鼓掌。随后,进行大会第三项,轮到跟屁虫副书记做指示了,他清了清公鸭嗓,继续重复同猪头几乎一样的讲话。
    我的手机再度震动,谢竹缨又来了。
    “你说,一会儿仪式开始的时候,他们发现少了两个重要的人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了她一眼,忙回了一句。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谢竹缨调皮地一笑。
    “我们溜吧?”她发。
    我望着她,又惊又喜。
    “这个,不太好吧?”我回。
    谢竹缨瞪了我一眼,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给我。
    “我在后边等你!!”
    我抬起头看着她,见她站起身,对身旁的林伯说了点什么,林伯点了点头。随即谢竹缨白了我一眼,得意地走了。嘿,她肯定是借尿道溜了。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觉得自己真的很冤,我花了十一万块钱,还要在这儿遭这份罪,我这是何苦来?看着谢竹缨的背影,我决定了,跟着她一起开溜。我凑到刘校长耳边,轻声道:“刘老师,我受不了啦,我要溜了,您原谅我吧!”言罢我站起了身。
    刘校长吃惊地看了我一眼,又转头看了看远去的谢竹缨,苦笑着摇了摇头,对我挥了挥手,小声道:“嗯,走吧,小心别让人看见。”他放行了。

    我踮脚悄悄向主席台外走去。当走到马主任身后时,他回头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程经理,你这是……”我捂了捂肚子,做出一脸痛苦的表情,伸手向远处的厕所指了指,他笑了笑,转回了头。
    终于成功离开主席台,我既紧张,又激动,再不敢耽搁,一路小跑,到了老校舍后面。谢竹缨正等着我,她眼睛睁得老大,一脸地兴奋和期待。见我跑来,她乐得直蹦高,紧握双拳,高叫了一声“耶!”
    我跑到她面前,一边喘着气,一边道:“竹缨,怎么说溜就溜,你也太能胡闹了!”
    谢竹缨不屑地道:“你不也是一样,还说我!”
    我没好气地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被你拐出来的吗!”
    “切,又装!你自己要是不想出来,我拐得出来吗?”
    “嘿嘿,反正主犯是你,我只是个从犯。”我老脸皮厚,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好了,别说那么多了,溜都已经溜了,说吧,下一步干嘛,你不会真要留下来看猪头那些人的表情吧?”
    “哈哈!我还真想留下来看看,不过算了吧,我们时间宝贵,不能浪费在那些无聊的人身上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你说吧,到底想干嘛?”我大度地问道。

    谢竹缨向四周看了看,沉吟了一下,望着我的眼睛道:“程东,来的路上你不是说要带我逛逛你的家乡吗?我看那边那座山风景不错,我们到那里走走吧?”
    我抬头看了一下,哭笑不得地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,那座山离这里很远的!”
    “是吗?!我看不怎么远啊?”
    “望山跑死马,这句话你懂不懂,你看着不远,实际上至少得三公里。”
    “才三公里!那还叫远?四十分钟就能走到了,什么跑死马!”
    我正了正颜色,道:“竹缨,可是时间来不及了,中午我们还得回家吃饭呢,这可是你亲口答应我妈的。”
    “哎呀,吃饭你急个什么吗?大不了今天不走了,晚上再吃!”谢竹缨对我的话置若罔闻,抓着我的手就走,“别婆婆妈妈了,快走吧!”
    “什么?!这……唉!”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我只得任她牵着我的手,我们一起并行,向着长满红叶的小山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上一页        返回书目        下一页
广告
小说家首页 | 更新列表 | 短篇更新 | 作品排行 | 退出登录
Copyright©2004-2020『小说家』All Rights Reserved
如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
本站抵制黄色小说、情色小说、艳情小说、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、黄色、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
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,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赣ICP备05001418